论坛 | 微博
注册 | 登录

新闻中心
|
教育培训
|
会议展览
|
物流财经
|
物流信息化
规划设计
|
技术装备
|
学习研究
|
协会专区
|
研究院专区

申通快运项目陷入罗生门:两股东各溯业务暂缓始末
发布时间:2018-04-20 09:57:5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申通快递(23.620, -0.26, -1.09%)和快捷快递的“重大分歧”已经摆上了台面。  继4月15日晚申通快递(002468.SZ)发布公告称“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rdquo
  •     申通快递(23.620, -0.26, -1.09%)和快捷快递的重大分歧已经摆上了台面。

      继4月15日晚申通快递(002468.SZ)发布公告称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后,快捷快递于4月18日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暂停快捷快递网络的运营,并暗示申通单方面宣布申通快运暂停运营是直接导火索。

      该公告不仅回溯了双方合作的过程,还曝光了大量细节,例如,按照约定,快运合资公司成立后,快捷快递将在业务整体转型后,将资产、网点、分拨中心、人员等全部并入至经营快运业务的公司,而且在今年3月,快捷已经完成了高管人员向申通快运的转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核实公告中的细节。但该公告发出后不久,申通快递也火速回应,尽管具体内容仅有五大点,但同样信息量巨大。结合双方的说法,大致可以还原一道粗略的合作-分歧脉络。

      双方公告争议的焦点在于,申通是否有义务为快捷的经营困境伸出援手,以及如何处置当前快捷的这个烂摊子。按照快捷的说法,其全部资产及人员已经纳入申通快运麾下,申通作为大股东应当协助解决;而申通则认为,快捷的资金缺口太大,且创始人股东一再违反合同约定,这个实在背不动

      申通、快捷合作溯源

      快捷快递自我介绍称,公司是一家全国性网络快递服务公司,网络发展采用网点加盟,中转直营的模式。截至目前,加盟网点已达5300余家,基本已经达到了全国范围内无盲区的揽收与派送。

      快捷快递与申通快递的业务合作大约始于前年。2016年底,经过双方多次磋商,基于共同看好国内快运市场发展,申通与快捷一致同意共同投资经营全国性的快运业务,并确认合作实施方案。

      10余个月的统筹与协调之后,2017年11月底,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签署了出资合同,并启动了加盟商招募,同年12月1日快运业务正式启动。12月5日,双方共同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设立上海申通岑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即申通快运,申通和快捷各持股70%、30%。

      不过,申通快递公告中透出的一个重要细节显示:这笔注册资金其实迟迟未到位。申通快递称,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申通已经按照双方约定出资,而快捷快递则未履行出资义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企查查中查阅申通快运的工商信息,资料显示,申通快运的确成立于2017年12月6日,但截至2018年2月8日,双方都没有实际认缴出资。

      快捷快递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原因隐现在申通说明公告的另一大点:早在今年2月,快捷快递的资金状况就已经十分紧急。2月28日,快捷快递股东会议曾形成决议:创始人股东应在会议结束后马上启动其对快捷的债转股工作,同时着手解决不低于1亿元的运营资金。

      显然,情况在最近两个月并未有实质性缓解。申通在公告中表示,快捷的创始人股东并未履行该协议。此外,在4月12日股东会议上确定,公司的债权人兼持股10%以上的创始人股东吴传龙应于2018年4月13日向青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公司进行破产程序。

      快捷快递的公告也对资金情况并不讳言,称公司的业务收入已经连续严重亏损,以至造成网络运营班车费用、网点的提现费用无力支付等现状

      鉴于目前的财务状况,快捷快递认为,目前无力在较短的时间内兑付全网加盟网点的提现款、所欠班车的运输费用等,因此发布全网暂停运营的公告。

      而申通的公告则透露出两条关键信息:一是快捷快递创始人吴传龙已经是公司的债权人,管理层已经以自有资金对公司输过血;二是吴传龙尚未履行向法院申请破产的程序。综合来看,创始人吴传龙仍在苦苦支撑,不愿放弃。

      快捷快递已纳入快运?

      创始人不愿去申请破产的原因,在快捷快递的公告中可初见端倪。

      这份公告中透露出的一个令人惊讶的事情是,尽管申通快递一再强调,快捷快递和申通快运是两个不同的平台,但事实上两者有着千丝万缕、难以斩断的联系。

      快捷快递称,2018年1月31日,公司召开股东会,决定清点现有全部资产,并将全部资产全部整体出售给申通快运。

      公司又称,3月7日,申通快运以任命的方式正式宣布将公司的全部高管(含各省区总)全部转任为申通快运的高管,具体职务保持不变。

      如果上述情况属实,那么某种程度上而言,快捷已经与申通快运密不可分。在公告中,快捷快递列举了许多细节来证明这种联系,例如:

      在申通快运还未成立之时,确认合作的实施方案就约定,由快捷快递将快递业务整体转型至快运业务,并将现有的资产、网点、分拨中心、人员等整体转型,并入至经营快运业务的公司,后者将借助现有网络,快速启动全国性的快运网络,并由快捷全面负责经营与管理。

      快捷快递还表示,基于相信申通快递会全力配合推进快运业务的开展,公司按实施方案,将原有的快递业务全部转型为快运业务,目前已基本完成转型:近1/3的网点正式加盟了快运网络、近1/3的网点被申通快递收购、近1/3的网点仍然在快递网络内。

      这其中颇为关键的是,快捷快递似乎已经并入申通快运,甚至在公告中,快捷还将申通称为自己的股东。但基于目前的情况,双方的实质性交易很可能尚未达成,这也或许是快捷快递创始人吴传龙迟迟未申请破产的原因。

    广告

      对于曾经的合作伙伴,快捷快递在公告中指出,申通在具体实施和运营申通快运时极为不配合,近期,其单方面终止合作,暂停快运项目的运营,因此造成业务量下滑、经营困难的现状。

      快捷还称,为尽快解决上述困难局面,已多次召开临时股东会,商讨解决上述费用问题的方案,但均因股东意见不一致未形成有效可行的决议;同时,在国家邮政局的直接出面协调下,创始股东团队已多次与申通快递商讨如何解决上述费用支付,但申通快递认为其与公司面临的现状无关,因此未形成解决方案。

      对于快捷快递并入申通快运一事,申通快递并未承认,而是指出,申通快运是独立平台运作、独立承揽业务,成立之初明确的是,申通快递和快捷快递网点均有资格申请加盟申通快运,而快捷快递只是作为申通快运的合作伙伴,承接后者的快件分拣、运输业务,但快捷快递的业务和网络继续存在。

      言下之意,申通只是与快捷合资建立了一个第三方的公司,与快捷快递的经营没有直接关系。

      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有新的声明和公告发出,快捷快递的处置进展也不得而知。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