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 微博
注册 | 登录

新闻中心
|
教育培训
|
会议展览
|
物流财经
|
物流信息化
规划设计
|
技术装备
|
学习研究
|
协会专区
|
研究院专区

京东苏宁“互怼”:电商命门快递业的生存与挣扎
发布时间:2017-07-26 14:56:37     来源:
  • 京东最近暂停天天快递的合作、并宣称天天快递存在违规行为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
  • 2017.7.26京东苏宁“互怼”:电商命门快递业的生存与挣扎.png

    我们是不是在目睹网络的专制主义诞生?

    注:京东最近暂停天天快递的合作、并宣称天天快递存在违规行为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就在昨日下午,苏宁的副董事长孙为民终于坐不住了,发布微博怒怼京东,称京东封杀天天快递,根本原因就是苏宁投资了天天快递,不过理是这个理,事可不是这个事

    此后京东与苏宁的口水仗一再升级,从午间延伸到了晚上。

    昨晚,京东方面推出了一项平台推荐快递的服务,这份名单中只收录了5家快递,分别是京东物流、顺丰、中通、韵达、申通。天天快递不在此列。

    苏宁则在京东发布这份名单之后,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名为《致京东:别自绝于物流同行》的声明,声称京东此次是对整个中国快递行业的周一大屠杀,其认为京东此举本质上是想要保护自己的物流,而关停天天快递只是开始,妄想称霸的京东物流必将自绝于物流同行

    苏宁称,还会有更多的物流商被以服务不好的名义清理,直到所有商家都被迫选择京东为止。而京东已经不屑于考虑市场反应和商家应有的自主权,京东即是霸王。以下是钛媒体作者财经无忌的对该事件的分析:

    不到两个月时间里,电商平台和快递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再次上演。

    第一次是顺丰和阿里,现在是天天快递和京东——后者因为有苏宁的加入,战争蔓延到了京东和苏宁这对老冤家之间了。

    双方你来我往的互相指责,事实上并没有太多值得深究的地方。真理在这里似乎越辩越模糊,原因是因为大家都背着利益两个字。

    这些争吵似乎在不断强化一个现实:电商平台间的竞争,已经从商品的丰富性、价格的优惠性,转向了服务的优质性。而快递正是服务优劣的直观体现——及时、安全、人性化……多种维度的交织,最后成为了消费者对这些服务背后的商家的一种最终评价。

    因为当客户通过某个快递公司感知到不满意的服务时,在抱怨快递的同时,他会将最大的责任推给到提供商品的商家或者平台。

    显然,在网络时代,快递已经成为了电商生存的最后命门。那么,这个命门又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时代走势呢?

    快递带来了连接,他们之间的竞争就像是拿破仑的战争

    1806年10月,布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儿公爵卡尔·威廉·费迪南在今天位于德国中部的耶拿一带威风凛凛地迎战拿破仑。卡尔时年71岁,战功显赫,被认为是那个时代最骁勇善战的指挥官之一。那年秋天,他望向萨勒河沿岸阳光斑驳的旷野,仿佛看到了一场十拿九稳的胜利。

    卡尔率领的士兵不仅占有双倍人数的优势地位,还熟练掌握了腓特烈大帝精湛的作战手法,这种战法曾经多次在形势更加危急的战场上为普鲁士人带来大捷。而另一边,刚刚37岁的拿破仑望向同一片地势起伏的原野,同样沉稳地部署了兵力,却看到了这片大地上蕴藏的完全不一样的力量:他用大炮触动连锁装置,给予敌人致命打击。

    吃了败仗后的第二天,布伦瑞克公爵双眼被法军火枪射中,失血过多而死。

    后来的若干年里,很多将领都在拿破仑面前马失前蹄,因为他们跟布伦瑞克公爵一样,没能看出战场背后蕴藏的力量,这股力量在拿破仑这位革命新贵眼里,却是如此清晰而有力——工业化的基因给他的部队带去了巨大的能量。

    快递带来了互联网时代的连接,我们应该坚信,这种连接已经不再仅仅只是货物流通和交付的物理连接,它的背后是信息、金融、文化、情感等等多种元素的连接。

    单纯地来谈论某一家快递公司服务的好坏事实上是令人为难的一件事情,在很多人的眼里,中国的快递公司只有两家:一家是顺丰,另一家是桐庐帮。

    毫不客气地说,现在的中国快递甚至物流公司,都还只是布伦瑞克爵士手下的士兵——他们离拿破仑的水平还很远。

    历史学家称,大工业摧毁了看似坚不可摧的力量:国王、教皇、骑士、炼金术士。而在现在这个以不断连接为主题的时代,曾经的利益团体都将面临瓦解的命运。

    而快递公司现在要做的事一定是重新思考连接本身,毕竟谁都还没有迈过及格线,明天活着才是真本事。

    快递公司的生存面临的是自由与中央的对抗

    20世纪30年代,奥地利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看到欧洲对纳粹主义和苏联社会主义既反抗又亲近,发现这是他所在年代的基本矛盾:个体自由与中央计划的对抗。

    他在一本畅销书里写道,欧洲正在走回到农奴社会的回头路。什么能使人们更幸福、更富有、更具有合法的充实感?是市场和民主带来的混乱无序,还是有序的权力机器和绝对服从?

    哈耶克最后用行动给出了答案——1938年,他逃离了纳粹统治。

    现在快递公司正面临着哈耶克当年的选择矛盾:是依附于越来越强大的电商平台还是独立自由地发展。

    这种矛盾的背后其实带来的是深层次的对抗,平台在养活快递公司的同时,却也在束缚快递公司的生存能力,笼中鸟或许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比喻。

    历史证明哈耶克是正确的。人们想要自由,市场比办公室的官员们知道的更多。中央集权式的经济美梦也在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而彻底奔溃。

    相信在未来,优秀的快递公司一定不会因为某个平台的排斥而遭遇危机

    我们是否正在目睹网络的专制主义诞生?

    现在的中国互联网时代已经是一个巨人的时代,无论是BAT还是独角兽,市场和资本都在催大他们的体量,而巨大的体量带来的是对权力的担忧。

    权力进入结构,就像滚烫的金属溶液注入模具一样,会留下坚硬的成品。东方学者卡尔·魏特夫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了著名的水力假说,研究形式和权力之间的联系。

    古代农耕社会,如埃及和中国,需要大面积灌溉来形成。中国的朝代更替和古埃及文明的崩塌,很多都是无法预料的干旱或洪水灾害将之摧毁。没有水,这些社会就会消亡。如果无法控制水,就会面临长期的混乱。

    于是制服河流成为了大多数政治活动的目标,权力也往往集中在善于治水的能人手中,比如大禹。

    古代治水和我们现在掌握信息技术没有大的不同。我们正在改变我们的技术设备”——而拥有这些技术能力的组织正在掌握新的权力。我们应该记住魏特夫的警告。权力工程师应该像老虎一样拥有咬碎猎物的物理方法,那些残暴的专制者拥有了这一方法。

    现在,我们正在被信息技术所包围,权力的语言转移在了互联网上,转移在了服务器上,转移在了云上——如果你有耐心,可以翻翻网络上一呼百应的留言和情绪的冲动,你就应该有这样的疑问:我们是不是在目睹网络的专制主义诞生?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