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 微博
注册 | 登录

新闻中心
|
教育培训
|
会议展览
|
物流财经
|
物流信息化
规划设计
|
技术装备
|
学习研究
|
协会专区
|
研究院专区

天然气价格过山车显行业痛点 产业链改革细则或出台
发布时间:2018-01-08 09:22:09     来源:中国经营报
  • 2018年1月5日,陕西物价主管部门公布对陕西榆林市LNG企业展开调研的结果。此次调研对辖区内8家LNG生产企业、15家LNG加气站开展深入巡查,全面掌握了企业原料气进货价格、库存周
  • 2018年1月5日,陕西物价主管部门公布对陕西榆林市LNG企业展开调研的结果。此次调研对辖区内8家LNG生产企业、15家LNG加气站开展深入巡查,全面掌握了企业原料气进货价格、库存周期、库存数量,以及自2017年9月以来的调价次数、涨价幅度、销售方式、销售对象、加价幅度等基础数据,摸清了基本情况,并制定了相应预案。

      天然气价格过山车的行情堪称这个冬天的现象级事件。LNG(液化天然气)价格从2017年9月底连涨三个月,12月22日陕西、内蒙古、山东、江苏多地出厂价飙至1万元/吨以上,涨幅超过100%。然而仅仅过了一周,2018年1月4日市场报价回落至5500元/吨,跌幅超过33%。

      急涨急跌的背后,是中石化等供应企业联手保供、南气北运的保障措施生效,目前部分哄抬价格,借机囤积居奇的投资客开始离场。

      LNG价格上涨背后,也暴露出天然气行业体制的多个弊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董秀成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等行业改革,也表明2018年以天然气为代表的能源行业的体制机制改革还将继续推进,其中关注中间、放开两头将是体制改革的重点。国家发改委自2013年7月10日起放开了LNG气源价格和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此后LNG销售价格也逐渐走向市场化。但不能忽略的是,价格市场化的前提是实现上游资源的多元化供应,但现在天然气市场还远达不到。

      猝不及防的涨价

      从降价到涨价,2017年天然气行业的价格变化来得猝不及防。

      2017年8月29日,国发改委发布通知,将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降低100元,自9月1日起实施。每立方天然气下调1毛,这对于工业企业来说是个相当大的成本下降空间。

      当时办公室负责人专门把这个通知打印出来,贴在公司门口的通知栏上。在陕北拥有4个液化气项目的陕西金源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几年国内能源价格迎来降价潮,上次天然气价格调整还是2015年11月。按照调价执行后的政策,用气成本降低至每立方米1.24元。

      但是,LNG企业的乐观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随后3个多月,LNG用气成本上涨的幅度,不仅全部吞噬了发改委下调的0.1元的空间,成本上升40%。加上限气影响,LNG企业开工率降低,更是将国内LNG价格推高至每吨万元以上。

      2017年12月4日,各地价格主管部门按照主管部门要求,召开LNG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告诫LNG企业规范价格行为。但LNG价格上涨并没有迅速刹车

      一位LNG企业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LNG企业实际出厂价会比成交价每吨低出几百元。在价格主管部门介入后,企业为了规避风险,降低了挂牌价格,一些企业甚至采取不报价”“随行就市这样的操作,出厂价低于挂牌价,非常罕见。

      同年12月22日,江苏一家LNG企业出厂价每吨1.14万元,同一天,陕西龙门煤化工LNG出厂价每吨1.35万元,价格创十年新高。

      LNG比管道输送更为灵活近年来在天然气点状供应以及下游应用领域发展迅速。但价格迅猛上涨,下游企业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河南郑州的延先生经营着一个有20多辆卡车的LNG承运车队,其主要业务是将陕西、内蒙古、宁夏等西北地区生产的LNG运输到销售目的地。虽然运输价格也上涨了一些,但远抵不过用气成本上涨。他告诉记者,一方面,卡车加气成本由此前的3元/公斤,上涨到现在的10~12元/公斤。另外,由于一些液化厂因限气产量降低,以前一天能运的气,现在需要3天才能装上,车队出勤率降低。

      金联创天然气市场分析师吴云云表示,LNG价格快速上涨影响的不仅是LNG汽车的经济性,也导致下游的玻璃、纺织、板材、化工等行业用能成本上升,企业也因此出现停产。

      LNG价格上涨的同时,无气可加局面也蔓延至全国多地,为了保障居民用气,山东、四川、湖北等地暂停了对工业大户供气。

      近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景春梅在一次会议上表示,LNG价格暴涨表面上是价格问题,实际上是体制问题。由于天然气行业体制改革没有到位,很多改革成本由下游企业承担,企业包袱越来越重,长此以往不可持续。

      这次LNG价格暴涨和供应紧张,是可以及早应对的。长期关注天然气行业发展的四川省清洁能源汽车产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永昌告诉记者,由于经济回升、冬季供暖因素,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供给出现失衡。但是能源监管层应提前注意到这种供需关系的变化,做好能源预测并及时向外界披露,让企业做好迎冬度峰准备。这个冬天LNG价格疯长和 气荒,应该反思的地方。

      2018行业继续深化改革

      2017年5月,酝酿多年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公布,明确了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总体思路和主要任务。

      在多位能源从业者看来,随着油气改革总方案的公布,2017年天然气改革力度不小,其中最大的亮点是对天然气输送、配气业务的监管。

      6月2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加强配气价格监管的指导意见》,将城市燃气企业的配气环节准许收益率上限锁定在7%。这项文件和2016年公布的《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共同构建起了天然气行业的输配价格监管体系。

      8月底,国家发改委对中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公司等13家跨省管道运输企业进行了定价成本监审,剔除13家企业无效资产185亿元,核减比例7%;核减不应计入定价成本总额46亿元,核减比例16%,核定准许成本242亿元。同时,还核定了相关管道运输价格,自2017年9月1日起执行。

      紧接着,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做好油气管网设施开放相关信息公开工作的通知》。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相继公布了旗下天然气长输管道运输距离及运输价格,为管网资源向第三方公平开放提供了条件。

      随着2017年冬季出现史无前例的LNG价格暴涨以及天然气供应短缺,董秀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只有通过深化价格改革、扩大上游资源勘探和进口、加快储气设施建设这些体制改革,才能解决天然气市场的矛盾。

      对于天然气这一天然垄断行业,此前国家已经明确了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改革思路。

      2017年12月22日,在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何立峰公开表示,2018年要制定天然气管道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方案。

      除了天然气管住中间之外,上下游的改革也在继续。

      2017年12月6日,新疆首次将5个石油天然气勘察区块探矿权面向全国挂牌出让,民营资本进入上游油气资源继续放开口子。

      在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白俊看来,总体上中国的油气上游资源开放还是进展较慢。除了勘察开采过程长因素外,也和开放区块的资源禀赋条件较差有关。因此,建议相关部门落实好区块退出机制,把更多潜在资源向全社会竞争性公开出让,吸引更多投资者,支持探索更多新技术,加快形成更加多元化的上游市场勘查开采局面。

      预计2018年会出台针对储气设施发展的相关细则文件。李永昌表示,此次气荒也暴露出天然气下游基础设施短板。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已建成地下储气库18座,有效工作气量为64亿立方米/年,约占全年消费量的3%。但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储气能力占消费量的15%左右。中国储气设施发展空间巨大。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